墨墨默默

幼驯染超好吃!!

【出胜】心理咨询师(2)

*出胜ABO,出A胜O
*职英设定
*ooc有,写abo就是为了放飞自己(划掉)割腿肉


绿谷出神地盯着邮件,是非常熟悉语气,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涌上心头,他扭过头看了看茶几上的纸条并将其拿起,凑到手机旁,认真仔细地核对饭田给的邮箱地址。

还好……

确认自己真的没有输错地址时,绿谷深深松了一口气,脑子里那个荒诞的想法被他否决了。

“我在想什么,小胜的邮箱地址早就被我弄丢了……”

绿谷晃了晃脑袋,想着还是先回K先生的邮件好了,不过饭田君也没跟我说K先生的脾气这么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起床气吗?

「这么晚吵醒您真是抱歉,关于我的问题其实并不急,您可以先好好睡一觉。」

第二封邮件发出后绿谷等了好一会,K先生也没有继续回信,应该是真的睡着了,不过绿谷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从小他便是不会轻易去麻烦别人的家伙,这次由于自己的原因吵到别人的休息,绿谷心里估计也不好受。

绿谷拿着手机往卧室走去,确认事情结束后,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只想躺在舒服的床上。

“还是早点休息吧。”

整个人倒在床上,但倦意已经被自己一通乱想吓没了,刚刚的一瞬间,绿谷真的希望是自己发错了,这样就可以有理由和小胜说话了吧。

身为幼驯染,居然连小胜的邮箱都没有,说出来可能都没人信。

绿谷把脸埋在枕头里,沉重地呼吸着。

如果不是上次和敌人战斗前把手机砸坏了,现在就不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两人又不交谈,就算一起出任务,也不可能找他要邮箱。

叮——

本以为不会有邮件的手机响起了声音,绿谷急忙拿过手机看。

「和他打招呼啊,蠢货」

就是这短短的一句,犹如醍醐灌顶,浇醒了始终困在圈里的绿谷。是啊,为什么要纠结这些,从以前开始,不就是我一直在追逐着小胜吗?等到追上、甚至是超越了小胜,反而变得迷茫了。

「谢谢您的建议K先生,是我迷失在怪圈里了,晚安,祝您有个好梦。」

绿谷拉开床边的窗帘,往下看去,对面还有一户人家的灯还未熄灭,他出神的望着那唯一的光。

其实绿谷还有一个小秘密,那户亮着光的、一个月前新搬来的人家,就是他在邮件里一直提到的幼驯染——爆豪胜己。

———————回忆杀———————

那天是个难得的休息日,阳光很暖,微风习习,重要的是——没有敌人和灾害,让人浑身的懒惰细胞都在叫嚣,绿谷就这样
懒懒地趴在窗台上,晒着温暖的日光浴,眯着眼睛感受轻抚脸庞的微风。

突然一团耀眼的光晃了一下绿谷的眼睛,循着那道光看去,绿谷看到的是一头十分熟悉的发型以及那张写着满满不爽的脸,想着要不要和小胜打声招呼,就看见他对着车子在说话。

从旁边那辆搬家公司的车下来的也是个熟悉的人,他熟练地伸手搭上爆豪的肩膀,笑着回了爆豪一句不知道什么的话,但还是能看见爆豪脸上的不满逐渐消失。

“是切岛同学啊,那就等下次碰面在和小胜打招呼。”

有些疑惑自己为何不舒服的绿谷,最终还是放下了举起的手,将窗帘拉上,房间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自那以后,绿谷出门从来没有碰见爆豪,但偶尔又能从窗台向下望时看见爆豪,就这样,一个月不碰面的孽缘展开了。

——————回忆杀结束——————

想起这段回忆,绿谷心中便一直有个声音在骂他傻,就像刚刚K先生说的一样,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不要犹豫不决。

明天一定要偶遇小胜然后和他打招呼!

英雄木偶偷偷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随后他便像漏了气的气球一般,整个人软绵绵地倒在床上,疲惫使得他迅速地进入了梦乡,卧室里响起轻轻的呢喃和打呼声。

“晚安,小胜。”



*写到回忆那段就好想揉一揉咔酱的头发,就算被榴莲(?)刺伤也无所谓!!
切岛和咔酱关系好好,我好嫉妒,嫉妒的要爆炸了【←这是我的内心,小天使才不会嫉妒】然后我想蹭一蹭切岛柔软的脸庞<( ̄︶ ̄)>

【出胜】心理咨询师(1)

*ABO,出A胜O
*职英设定
*ooc有,写abo就是为了放飞自己(划掉)割腿肉





「K先生您好,
我是经朋友介绍得知您,想请您帮我分析下最近在心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我是一名alpha,有一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幼驯染,他是一名omega,我们并不像普通的幼驯染AO一样感情很好。
他也与普通omega不同,从小便将他的强大与桀骜暴露无遗,用他的话来说,没人可以站在他的身旁。
或许这种性格并不讨喜,然而他的优秀却让人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也能让人明白和他的差距有多大,曾经的他是我的向往。其实我们某些方面很像,有着同一个目标,同样愿意为这个目标所付出。
但我们不在一个高度。
后来我遇到我最尊敬的老师,得到他的认可,如愿地考上理想的高中,与他分在同一个班级。
因此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差了。
说来也不奇怪,毕竟是一直被甩在自己身后的、以为永远无法靠近自己的人——突然和自己站在同一条赛道上并且还在追赶自己,以他的自尊心根本没法接受吧。
再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我对他感情变得有些复杂,他依旧是我要追赶的对象,可是有时我又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不安,总觉得我离他很远很远,是那种怎么样都追不上的距离。
等到各自毕业开始新的生活后,几乎算得上分道扬镳了——如果不是父母家离得特别近,每年都能听到母亲和他的母亲讨论我们两个的事情。
实际上,我们除了偶尔由于两家事务所之间调配任务时能碰面之外,基本是见不到对方的,更别说两个人见面的时候那可有可无的打招呼,这都令我们共同的好友开始担心我们是不是已经决裂了。
我其实也想像正常的朋友那样,和他见面、聊天、谈谈工作上的事甚至是一起吃饭喝酒,可不知为什么,有时候靠近他却令我烦躁,看见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总有一种想把和他说的人拉走的冲动,特别是在每当两人能够一起工作后,看他疲惫受伤的样子,多少次我想抓过他狠狠的骂一顿,但当我扯起唇角对他微笑时,他却跟我说,笑不出来别笑,丑死了。
这样太不正常了,每当我觉得我应该是讨厌他的时候,又有个声音跟我说其实我想亲近他,然后当我想亲近他的时候,内心的烦躁又在叫嚣着远离。
alpha和omega天生会相互吸引,可我们两个一见面,信息素便具有强烈攻击性,就好像,要把对方杀死一样,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最近信息素变得异常紊乱,也许会因此造成可怕的后果。
我有一份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工作,在我工作的时候,它确实很少会影响我的思维,但我不清楚如果放任它滋长下去将来会不会影响到我对事情的判断。
以上,如果您能看出我的问题,望您能给我一些建议。
M先生 」

绿谷输完最后一个字,认真梳理一遍邮件内容后,点击小小的发送键,看着正在发送中的图标莫名有些紧张。

等待邮件成功发出后,绿谷松了一口气,卸掉一身疲惫倒在柔软的沙发上,感觉随时都能睡过去,他最近状态真的有些问题,连饭田都看出来了。

在饭田的关切的眼神下,绿谷只好选择性地将一小部分事实告知他。听完这些事的饭田便热情地将K先生——据说是在心理学方面很厉害的专家的邮箱地址告知绿谷,一直压在心头的烦恼终于有了能倾诉的人,绿谷便真的将这段繁杂的过往以邮件的形式说给一个陌生人听。

这么晚了也许K先生已经睡了。

绿谷出神的盯着天花板,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然后他看着手机上显示的【23:50】无奈的笑了笑。

“一封邮件居然写了五个小时……”

清楚现在的时间后,绿谷便感觉到有阵阵倦意袭来,索性放任自己在沙发进入梦乡。

当最后一丝光亮即将消失的时候,清脆的邮件声使得绿谷“嚯”的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他迅速拿起手机打开邮件,然而上面清晰的字体却让他瞪大了眼睛。

「哈?你是变态吗。大半夜吵老子睡觉,宰了你啊!!!」




*K先生真的只是一个心理学专家,普通的医生。
性格描写有些没把握好,而且剧情发展好像有些慢qwq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想写的地方,会慢慢更的!
至于最后的邮件,猜猜是谁发的呀~~( ̄▽ ̄~)(~ ̄▽ ̄)~



【言棋】美食时间

*洛洛是店主的小迷弟送过礼物
*总裁一直知道洛洛
*ooc见谅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秘密拍摄之地,因为这里的环境十分怡人,但不知为何,每天游访这里的人却少之又少,所以总有导演喜欢带着他的剧组来此拍摄。
就在这秘密拍摄圣地附近,也有着一个很“出名”的餐厅,以服务刁钻和美味的食物而出名,据说店主性格刁钻、任性,开门时间全凭喜好,而这间餐厅叫——souvenir。

【souvenir店外】
一个鬼祟的身影在遮遮掩掩地靠近,引得附近的行人投来审视的眼神,好在此人虽然打扮怪异,却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来到souvenir的大门口,发现店门紧闭,里面一片黑漆漆。
“啊……今天也不开门……”周棋洛露出失望的语气,“只能回去了,不然又要挨骂。”
就在他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装上了一具伟岸的身躯,他的鼻子直直地撞到来人的下巴上,痛得他生理泪水都出来了。
“好痛……”
“你在这里干什么?”
清冷而又附带磁性的声音在他上方响起。
周棋洛抬头去看罪魁祸首,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华锐集团总裁李泽言。
看到他不回答,李泽言皱了皱眉,“我问,你在干什么?”
周棋洛揉揉已经缓解的鼻子,挺直身子,直视李泽言的眼睛。
“我是来吃饭的,因为这家餐厅的菜可是——一级棒!但是他今天又不开门……”他的语气给人一种被抛弃的大狗的感觉。
“嗯,晚上会开。”
突然,李泽言的口中蹦出几个令人难以理解的字。
“啊?”
“店主是我朋友,他说晚上会开。”
这个好消息令周棋洛心花怒放,他扯下口罩,一把拽住李泽言的双手,凑近他的面前,对他露出阳光的笑容:“谢谢你,李总裁,你的这份恩情我会先记着的。”
说完不等李泽言反应过来,他便转身跑开,大喊道:“我今晚工作完会过来,请您让他一定要等我,好心先生。”说完还朝他挥了挥手。

望着逐渐消失的身影,李泽言起步走到souvenir的后门,掏出身上的钥匙打开此门。
平常的李泽言都是直接走到后门来,今天看到那个背影忍不住就走上前跟他说话,感受到手上还残留的些许温度,李泽言把手覆上嘴唇,在无人可窥之地,他的嘴角破天荒地上扬了几度。
“白痴……”
souvenir的厨房内静悄悄的。

【拍摄地点】
“周棋洛!”
经纪人的怒吼响彻了整个拍摄场地。
“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拍摄期间,你居然还敢偷跑出去,你这个装扮万一被认出来怎么办,你知道会给剧组造成多大的麻烦吗?”
“我是在休息的时候出去的……回来的时候时间刚好……”周棋洛小声为自己辩解。
“还好没让拍摄地点泄露,不然我饶不了你。”
“我知道错啦。”
周棋洛好声求饶,经纪人的脸色也稍微好点,他用本子拍了周棋洛的脑袋,对他说道:“下次不能再犯了,去拍摄吧,晚上结束了放你假。”
“是,一定出色完成任务。”周棋洛笑着跑向导演。


夜晚,寂静的公园开始响起蝉鸣鸟叫,却也显得热闹,而在一家名为souvenir的餐厅里,只有着冷清和萧索。
与餐厅相隔一扇门的厨房,大厨师李泽言靠在一个沙发上小憩,虽然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加急文件都处理,剩下的都交给魏谦。
想着开门不能迟到,然而今天的客人却没有到。
叩叩——
“进来。”
这家餐厅唯一的服务生蔡先生推开门走进来。
“先生,今天怎么开这么晚,你要不要早点回去休息,之后怕是没客人了。”
“不用,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
“可是……”
“没有可是,回去,我这不需要人。”
李泽言毋庸置疑的语气打消了蔡先生想要留在这的的想法,他恭敬地退开。
“那我就先回去了,先生你要早点休息。”
“嗯”

哐——
清晰的关门声在耳边响起,李泽言站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糖果挂饰,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它,神情慢慢有些恍惚。
“不来、了吗?”
过了几分钟,他将挂饰收回口袋,看了一眼厨房,上面还摆放着刚做好的蛋糕。
李泽言走过去,切下一小块自己吃起来,“真难吃……”

半小时后
把蛋糕放入冰箱,关了灯,李泽言便从后门离开。
他慢慢地往自己停车的位置走去,皎洁的月光只映射出他一个人的身影。
就在李泽言快走到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映入眼帘——有个人,独自站在已经漆黑一片的店门前。
下意识地,李泽言踩着他的皮鞋走过去。

这边,由于道具组的疏忽,今天的拍摄出了点状况,导致原计划在晚上7点结束的拍摄拖到了11点才完工。
在等他收拾好东西与经纪人打招呼,过来也已经11点半了——souvenir已经关门。
周棋洛失落地站在souvenir店门前,虽然这次是他迟到了,但是就不能再多等一会吗?就一会……
就在这时,周棋洛听到身后传来清晰的脚步声,难道,他还没走?
他满脸惊喜地转头,看到的确实一张冰冷的脸。
——是李泽言。
“好心先生是你啊,我以为他还没走……”
周棋洛失望的深情,仿佛扎在李泽言的眼睛上,看着,就令人碍眼。
“你跟我来。”
说完他便又原路返回他刚刚离开的厨房。
“?”虽然听不懂好心先生的话,但是跟着他应该没错。
于是,阳光的周棋洛又开心的跟在李泽言的身后一起走向后门。

“好心先生,你朋友是不是回去了?”
“嗯”
“你觉得你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觉得他做的东西都好好吃,如果能天天吃到就好了。”
“会的。”
“诶,真的吗?那你要帮我劝劝他多开几次店,每次都感觉吃不够呢。”
“好”

短短的路程就这么在一问一答期间结束了。

李泽言用钥匙打开后门便推门进去,而周棋洛也紧跟其后。
“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后面,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这么晚,没有菜了。”
“诶?我知道…都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吃的,还是我打扰你了。”
闻言,李泽言走到冰箱前,打开其门拿出刚刚放入的蛋糕,“冰箱里还有个刚做出来的蛋糕。”
蛋糕——周棋洛眼睛一亮,随即又疑惑地看向李泽言,“可以吃吗?不能趁店主不在自己拿吃的吧?”
李泽言略微勾起嘴角,“没事,我跟他说,难不成你不想吃蛋糕?”
“想!”周棋洛连忙走向李泽言,生怕蛋糕会消失一样。
把蛋糕稳稳的放在桌子上,看着他迫不及待的消灭蛋糕,之前那些等待、焦急就在霎那间全都没有了,好似他浪费那么多时间,都只是为了看一眼他吃自己做的食物的那种幸福感。
有异样的暖暖的感觉在胸口破壳而出,让他莫名多了一种冲动……
“明天再来一次。”
正在吃蛋糕的周棋洛听到李泽言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将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对他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好啊。”

希望今天过的再慢一点,明天来的再快一点。









我是不是该填坑了,啊我要把脑子里得文路翻一翻
只想挖坑不想填坑_(:3」∠)_

我室友脑子有点问题

*现充x欧神
*这个cp真是太好吃了,忍不住自己产粮

大家好,我叫欧神,新垣结衣是我老婆,是个宅男,就是那种打死不出门,绝不会离开我的床10米以上的死宅,不过也是个帅死宅,你们不要太羡慕。

当然,和我另外一个室友比起来就差太多了。我室友叫现充,我们计院的颜值总值,标准的玛丽苏小说男主——实打实的高富帅,成绩好,人缘好,我要是个妹子我也想嫁……咳……扯远了啊。

我提起他是最近我发现他脑子有点问题,真的,不是因为我嫉妒他而黑他。

让我来细数他的不正常的地方。

第一次发现他脑子有问题是在我吃鸡的时候,我吃鸡可厉害了,十把吃鸡大神不是吹的,就连现充我……哦对,那天是这样的,他让我带他吃鸡,作为一个大神,面对大腿爸爸(就是经常给我带饭喊到的爸爸),那必须带啊,不然每天的肉就飞了。

不过他真是太菜了,盒子王,唉,把把死的早,最后我实在气不过,把他拉到我床上让他看我玩,结果他盯着我老婆的鼠标垫傻笑了一个小时!他是不是对我老婆有所企图?他不仅傻笑还突然转头看着我的脸,那个帅脸就这么正正看着我,我好怕我突然一拳揍上去然后就被全校女孩子追杀。

第二次吧,是有次我让他给我带饭,我明明说了要吃糖醋鱼,他居然给我带了一大份黄焖鸡,还跟我说多吃鸡好。我不喜欢吃鸡的,我说的是那个鸡,哎呀,就是跑的那个鸡。

第三次那次才是最有问题的,那次,他突然拉我去什么剧社帮忙。我这种宅男,出门要融化了的好吗,我当然是毅然拒绝了。可他,居然,拿剪刀威胁我要把我老婆的海报剪了!我老婆那么好看他怎么下得去手!他脑子果然有问题!

最后一次,就是昨天,昨天他不在,反正肯定又是和哪个妹子去约会了,我一点也不羡慕哼!我让伟哥给我带饭,本来我吃的很香的,他突然回来了,给我带了一份大盘鸡,还让我全部吃完。我?我吃!这个鸡加了好多辣椒,把我都辣哭了,他还在旁边看着我笑,这个人太鬼畜了!

后来我实在吃不下了,他就接过去自己吃了,他处女座的洁癖怎么突然没有了?不过这不重要,他居然还问我鸡好吃吗?不好吃!一点也不好吃!但是大腿爸爸买的,当然要夸好吃了,结果夸过头了,他心花怒放地跟我说明天带我出去玩,吃一个晚上的鸡……

这个人脑子一定是有问题!你们谁来救救我!我要哭了!我不吃鸡!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写着好玩


【kontim】迟到(6)

*主cp有kt小情侣,超蝙已经在一起了
*ooc有,这次是爸爸们的主场,小情侣还没昭告世界呢
*承诺的更新,因为忙所有发的有点晚_(:3」∠)_


“克拉克你好了吗?”
“快了,我再选一下。”

今天是平安夜,一年中家人一起团圆聚会的日子,每家每户都会摆出圣诞树,挂上小彩灯和装饰,一家人坐在壁炉旁享受丰盛的晚餐,为彼此送上祝福,一夜欢声笑语。
肯特家也不例外,他们每年这个日子都过的很愉快,不过今年有点小小的意外,他们要去韦恩庄园过平安夜——这是克拉克·肯特和布鲁斯·韦恩在一起的第一个平安夜,总是特别的不是吗。
这两人在一起的过程可谓是曲折坎坷,要说为什么,也许就是他们的身份,令他们即使是相爱也要考虑在一起造成的很多后果。
更别说是蝙蝠侠的别扭,呃不对,谨慎——如果超人变坏了蝙蝠侠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才是真正困扰着他们的事情。

这些都过去了,至少他们已经在一起了,问题他们也仔细考虑过了,解决方案也有了——蝙蝠侠身上的氪石戒指。
所以现在唯一需要考虑的是,他该穿什么去过今天这个颇有纪念意义的节日。
克拉克十分苦恼。

已经收拾好东西的玛莎早就看出克拉克今天有点焦躁,自家儿子一碰上布鲁斯就智商堪忧的事她很久以前就发现了,就连他们要在一起她也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克拉克,不用担心,这只是一家人在一起过平安夜,像往常一样就好了。”
“是啊,听你妈妈的,往年怎么样今天就怎么样,我们可是一家人,不需要那么正式。”
乔纳森也附和玛莎的话——如果他有什么事是不听玛莎的才奇怪了。

肯特一家的优良传统就是妻管严吧,一旁站着的康纳如此想到。
别忘记你现在也是肯特家的一员啊,康纳。

最后,克拉克还是听了玛莎的话,穿着一件日常的衣服——小记者克拉克的常服,大家都懂的。
肯特一家准备好后就一起出发去韦恩庄园,用特殊的“交通工具”。

—————————————

而另一边

“布鲁斯老爷,今天是和肯特夫人和肯特先生一起过平安夜,请您认真对待,不要穿着您出席派对的礼服。”
韦恩庄园也是一副紧张的气氛,虽说布鲁斯已经见过玛莎和乔纳森了,但是面对长辈布鲁斯总会有些不知所措。
“阿福,我该怎么穿?”
这个提问让阿尔弗雷德有微许的皱眉。
“布鲁斯老爷,家人聚会您可以和平常在家穿的一样。”
“浴袍?”
“布鲁斯老爷——”阿尔弗雷德的音调有些提高。

“好吧,阿福,我知道了,刚刚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在阿福面前的布鲁斯偶尔就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调皮。
布鲁斯好不容易让阿尔弗雷德去看家里四个小子收拾得怎么样了,自己又在房间里继续苦恼起来,不得不说在这点上他和克拉克真是天生一对。

—————————————

韦恩家的四个儿子这里虽然收拾好了,不过火药味却有点重。
“德雷克,你越来越像个发情的花孔雀了。”
“呵,鸟宝宝,是没人对你发情吗,你已经开始不甘寂寞地到处啄人了吗。”
一向不合三儿子提姆和四儿子达米安一见面就开启了嘴炮模式。
而一向是个好哥哥的迪克也是操碎了心,每次回家都要劝架——毕竟他们真的有可能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提姆,达米安,要好好相处啊,小翅膀你也来劝劝。”
“哈?为什么我要劝?看戏挺好的。”
当然,二哥杰森也是像往常一样在旁边吃东西看戏,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总是会加入这场嘴炮之争的。

“桶哥,再吃你的头罩要装不下你的头了。”——嘲讽如斯的提姆。
“死胖子陶德,你都200磅了,怕是飞不起来了吧。 ”——极度不爽的达米安。
“一个替代品和一个小崽子怕是活的不耐烦了。”——加入战场的杰森。
看,还是加入了。
……
大哥迪克表示心好累,我想去和美丽的女孩子约会,这个家待不下去了。

就算大哥治不住这三个崽子,也总有人可以治的住他们的。
“三位少爷对老人家把你们叫回来过节是不是有意见?看来我老人家在三位少爷的心里已经不重要了……”
“不是的,阿尔弗雷德!”x3。
“那么请三位少爷好好准备今天的聚餐,不要吵架,也不能欺负迪克少爷。”说完这些话阿尔弗雷德就离开了,他还有晚餐需要准备。
不愧是管家侠,蝙蝠家的克星。
三个人终于停战了,互相对视一眼。
“哼”——韦恩式傲娇。

—————————————

晚餐之时,所有东西终于都准备完毕了,布鲁斯和四只小鸟也都穿上阿尔弗雷德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坐在餐桌上。
布鲁斯最终还是穿着十分正式的礼服出来了,期待的等着玛莎和乔纳森的到来。
“布鲁斯老爷,注意礼仪。”看出不哭的紧张,阿尔弗雷德只好从旁提醒,以免他一会失态。
除了布鲁斯之外,心里有些事的提姆也同样有点不安,一会康纳就要来了,今晚自己要当着两家人的面宣布他们在一起了,他真的无法平静下来,因为家里的四个人肯定都要捣乱,只有阿尔弗雷德会微笑着祝福。
当初布鲁斯说和克拉克在一起时,他们四个小子可是闹的天翻地覆,如果不是收到阿尔弗雷德的威胁——免去每次回家的小甜饼福利,他们可能还会继续闹下去。谁让他们那么地看重彼此,虽然他们都藏在心里,但只要有人出来要拐走其中一个人,其他四个肯定就不高兴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斗不过这四个人吗?提姆心想。

“叮咚”门铃响了。
五个人随即同时向门口看去,阿尔弗雷德则是上前开门迎接。

门口是肯特一家人,穿着常服的克拉克和康纳以及和蔼的玛莎和乔纳森。
“玛莎夫人,乔纳森先生,克拉克少爷还有康纳少爷,里面请,布鲁斯老爷和四个少爷在等着了。”
“晚上好,阿福。”
“晚上好,克拉克少爷。”
克拉克像往常一样对阿尔弗雷德打招呼。
玛莎和乔纳森则是礼貌地对阿尔弗雷德点点头,“麻烦您了。”
“我的荣幸,请随我来。”
阿尔弗雷德恭敬地带着四个人进入餐厅。

当四个人进入餐厅的时候,双方都愣了一下——其实只有克拉克和布鲁斯而已。
为什么我没有听阿福的……
为什么我听了玛莎的……

“请入座,晚餐马上上来。”
“我来帮忙。”
“玛莎夫人,今天你可是重要客人,这些事情就交给我这个管家就行了。”
“那这是我带来的一些苹果派,您帮忙分一下可以吗?”
“乐意至极,夫人。”

一旁的小对话没有打扰到一对小情侣的互相凝望的眼神,即使他们昨晚才见过面。
“你来啦”
“嗯,我来了,昨晚睡的好吗?”
“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很期待。”
“我也是”

“咳咳,提姆注意礼仪,餐桌上不要咬耳根。”
蝙蝠爸爸在一旁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个小子从进门开始眼神就一直粘着他的提米,他十分不爽。
“父亲,请不要在餐桌下面手牵手,不合礼仪。”
蝙蝠儿子也不是好对付的。
“嗯,那我们都注意一下。”说完他便松开了握住克拉克的手。

不要啊,布鲁斯!——委屈的克拉克爸爸。


_(:3」∠)_有点忙没法更新了,明天一定更新

又有点想挖新坑

灵魂伴侣梗好棒啊!!!

就是在想要不要写原著向……对于战斗之类的还是有点苦手

⁄(⁄ ⁄•⁄ω⁄•⁄ ⁄)⁄下次主cp写超蝙好了,隐藏身份梗也要写

【kontim】迟到(5)

*主cp有kt小情侣,超蝙在一起了
*ooc有,原谅我放诞不羁的爱罗宾们
*甜甜的小情侣就差向世界宣告他们要在一起啦⁄(⁄ ⁄•⁄ω⁄•⁄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助餐优惠券,氪星小子你太有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今天见识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了。”
“你们暴露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餐厅角落三个爆笑声惊起一堆陷入懵逼状态的人。
这下子康纳终于可以确定——他的确该死的听见了夜翼的声音,还有那讨人厌的红头罩与罗宾!

“噗,咳咳,嗯?”
“布鲁斯,小点声,他们会听见的。”
真棒…蝙蝠侠与超人也在……
冷静,康纳…你不能揍他们,他们是提姆家人…冷静,尤其是蝙蝠侠和超人还在,克拉克肯定是不会帮我的,深呼吸……
可怜的康纳,他一定被吓坏了,这下看起来蝙蝠家的人是全部都出动了。
他只是想告白而已还没有求婚!
哦不,康纳,蝙蝠爸爸肯定早就察觉到你要将他乖巧的提米拐走了。

角落三人组接收到来自蝙蝠侠警告的眼神,这才停下了他们有点夸张的笑声。杰森与达米安反映过来刚刚他们的蠢样子,愤怒瞪着自己面前的笑的更愚蠢的迪克。
而他居然还不在乎地向提姆挥手!接着就得到提姆冷冷地一瞥和康纳怨念的注视。

“我们走,克拉克。”
“可是你不是要?”
“那不重要了,阿福还等着我们回家享用晚餐。”
俊美的男子起身离开,他身后就跟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如果不是厚重的眼睛挡住了他深邃的眼眸,或许这两人看起来会更像神仙眷侣。。
离开前布鲁斯还往角落里看了一眼,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看到儿子们之间相处的这么和谐,爸爸很欣慰,暂时不计较超级小子心怀不轨的事好了。
而且,他乖巧的男孩也喜欢着超级小子不是吗,韦恩家的教育可没有让他拆散两个互相倾慕的小家伙。
不过他也不会让肯特家的小子轻易就把自家的男孩拐到手的。

听着蝙蝠侠与超人越走越远的脚步声,康纳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不安地看着提姆,他好像并不在意,又转头看看角落三人组,收到两枚威胁般的瞪视。
“别在意,吃饭。”
提姆好心的提醒他,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来吃饭的。
但是康纳还是无法用他那只有几岁的大脑整理出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局面他该做什么。
“他们?”下意识暼向那边,又低头看向提姆的手里。
“空气,你想说的话我们就把它留到明天可以吗?还有这个,别想,它是我的,送出去的东西可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他真的对这样温柔看着他又带着点小调皮的提姆完全没有抵抗力,无论这个人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感觉自己要溺进那双眼眸里了。
“好”遇上提姆,他就是这么没原则。

一顿晚饭吃的安静温馨,即使两人什么都没有挑明,又亦或是心照不宣。
这下子可没法反驳其他人说的粉红泡泡了,没看见刚刚还十分从容的迪克已经开始狠狠捏着手里的叉子了吗?
忽略旁边攥紧小刀的杰森和达米安,如果不是刚刚从通讯器上收到布鲁斯的讯息,他们早就冲出去了!
该死的!是谁说超级小子是单相思的!
迪克·情商很高·格雷森表示很无辜,可能他的情商高只用于约会女孩子的时候。噢那群混蛋小子们肯定早就发现了居然没告诉他,他发誓要没收他们一个月的零食!

“提姆,你想逛逛吗?”
来自付账完走出餐厅的康纳。
提姆回头对着他笑,“当然了,骑士先生,或许我们可以再来一个空中约会,会更加浪漫。”
话音刚落下,他就被康纳一个公主抱冲上了天空。
“天呐,康纳,你该庆幸刚才附近没人,不然你可怜的学生身份就要曝光了,还是考试不及格的那种。”
“我会很小心的,提姆。”
回以他的是康纳小心翼翼的注视。
“好吧,看来你已经和超人学会了怎么用眼神秒杀蝙蝠家的人。”
“那我秒杀你了吗?”
“事实上,是的。”
“那我很开心,因为我是重要的。”
“当然,你很重要。”

看起来这个约会是圆满的,除了那一点点未倾诉的爱意,但是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总不会错过的。

最后,康纳把提姆送回了韦恩庄园——在他的要求下。
在提姆的房间的阳台上轻轻将提姆放下,唯恐摔坏了他,宛如对待世界上最脆弱珍宝。
“嘿,康纳,我没那么娇弱。”提姆还是忍不住跟他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然而康纳这次却没有当它是玩笑,他深情地注视着提姆,双手抚上他的脸,认真的说:“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最坚强的那一个,我也知道你不需要保护。但是,我就是想保护你,想让你无忧无虑的待在我的身边。”
你犯规了,康纳。提姆轻轻闭上眼睛。
一个吻也轻柔的落在他的额头上,不带任何情丝,只有深重的誓言。逃不掉了,他想。

康纳放开了提姆,他或许贪恋这个人的体温,但他知道还不是时候,他们还需要点小准备。
额头上的触感消失了,提姆也睁开了眼睛,他知道康纳该离开了。有人在朝房间走开了,他可不想像一个青春的小男孩一样被家长捉到偷偷约会,那看起来很蠢。
提姆看着康纳。
不过也很甜蜜。

“康纳,明天平安夜你得和克拉克还有肯特夫妇一起来,这是他和布鲁斯一起过的第一个平安夜。”
“我会来的。”
说着,康纳就从阳台上漂浮起来准备离开了。
“而且,明天我们还有事情要宣布对吗?”
等他飞起来时,清楚地听到了提姆轻声的呢喃。
当然了,他在心里默念,欣喜地飞往家里。

“提米男孩,偷偷约会的感觉怎么样?”
康纳飞走后,不一会迪克就靠在门上望着天上。
而提姆早就知道迪克的到来,他回头发自内心的笑了,迪克保证这绝对是他第一次见到提姆在他面前笑的这么开心。
“感觉很好,迪克,特别是你还捉不到他。”他抬脚走向客厅,很久没回来他得跟阿尔弗雷德打个招呼。

该死的,他乖巧的提姆弟弟果然是学坏了!





【多cp】扎塔娜的魔法小课堂(1)

*cp有超蝙,绿红,kontim,jaydick,wondersteve
*ooc有,慎入
*关爱扎塔娜,人人有责


“大家好,我是扎塔娜,是一名魔法师,目前在正义联盟兼职帮忙打击犯罪,而我自己的工作是一名魔术师,魔法很神奇不是吗?”

“那我接下来我将为大家科普一些魔法的小知识。”

扎塔娜拿起一个药丸,略带思考。

“这个是外星的魔法产物,刚开始我以为是什么邪恶的东西,后来研究才发现这其实就是一个动物化糖丸,没想到外星魔法师也这么无聊呢。”

“啊,说起来,糖丸好像少了一个,是我弄掉了吗?”

迷惑的扎塔娜环顾四周,打算用魔法找一找丢失的糖丸,说实话在这方面就可以发现魔法很实用。

“扎塔娜!!!”

就在扎塔娜准备念出咒语的时候,一个绿色的人影冲了进来。

他急忙地把手中一个东西放到桌子,焦急地对扎塔娜说:“你快帮我看看巴里怎么了!”

扎塔娜定睛一看,一个红色的小豚鼠无力的躺在桌子上。

等等?巴里?

“看来今天我们得解决一下关于闪电侠身上出的一点关于魔法的小问题。”

扎塔娜用严肃的查看闪电鼠身上的魔法痕迹,感觉很熟悉。

这个感觉?动物化糖丸!

“哈尔!你是不是偷了我的动物化糖丸!”

扎塔娜恶狠狠地瞪一旁焦急的绿灯侠。

哈尔有点心虚,他上次偶然间听到扎塔娜对蝙蝠侠说这个东西的用法,所以很心动的偷了一颗出来偷偷加在巴里的蛋糕上。

然而当他发现巴里变得有些病殃殃的,他恨不得回到过去的自己狠狠揍一顿。

“扎塔娜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好奇,你快帮我看看巴里怎么了,我之后再向你赔罪。”

“好吧,我再仔细检查。”

看在联盟小天使的份上,她暂时不计较哈尔的行为。

嗯?这个是?

看到扎塔娜露出严肃的表情,哈尔的心都揪起来了,都怪他,巴里才会变成这样。

“……赶紧走,巴里没事,吃的太少了,多吃点就没事了。”

呼,那就好,哈尔的心放下来了。

“该死的,我是魔法师不是兽医!绿灯侠,你下次在偷我的东西,我发誓我一定让你变成一只小猪!绿色的!”

“下次不会了!那我就先带巴里去吃东西了?”

待的越久越心虚。

“等等。”

“还有事吗,扎塔娜。”

“你刚刚说的赔罪,咳,我要上次我看到那件,你懂的。”

扎塔娜的眼刀狠狠刮着哈尔,她敢肯定哈尔如果说“不”,她就现在把他变成小猪。

“我懂了……”他的钱包啊!!!

送走哈尔后,扎塔娜接到一则通话请求。

“布鲁斯,什么事?”

“扎塔娜,我知道你现在在休假,但是这里出现一个外星魔法生物,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好,马上来。”

扎塔娜把通话断掉就出门了。



下一话:是什么让正联第一魔法师扎塔娜愤然离家出走,超人与蝙蝠侠到底为何受伤,让我们走进科学解密,了解其中的奥妙【并不是】


少正第三季的兜帽tim好可爱啊啊啊啊!!!!!!天使!!!!!